返回

毛片在线免费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wLtrans.com
     毛片在线免费看 (第1/3页)
    

    回到小公寓的时候,没想到楚翘竟先她一步回来了。

    他躺在沙发上,因为太疲倦而睡着,炉子上还炖着准备送到医院给母亲的汤,一缕幽蓝的火苗在轻轻跳跃。

    方洁云俏俏地坐到他身边,发现他眉心紧蹙,仿佛现实中的忧郁被带人了梦真。

    她伸出指尖,触摸他明显消瘦了许多的脸颊,忽然感到似有一把小小的刀子在一点一点割着她的心。

    BB……BB……

    这时,他的腰间传出声响。是他的Call机在响吧?

    他睡得很沉,完全没有听见,方洁云连忙将那Call机取出来,关掉声响。

    她看了看,上面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虽然身为他的女朋友,但他的私事她从不多加干涉。可是很快的,BBCall再次响起,同一个号码再次出现,对方也许有急事找他,她只好替他回了一个电话。

    “喂,请问是谁找楚翘?”她低声问。

    “这里是仁和医院。楚先生刚才来捐血的时候忘记带走他的手表,所以我们特地打来通知他,顺便想问问他的身体是否还安好?”

    “捐血?”她一怔,好端端地他捐什么血?难道楚伯母需要输血?但楚伯母明明是住在另一间医院呀!

    “对呀,我们觉得楚先生今天脸色不太好,可能是因为捐血太多的缘故。小姐你如果是他的朋友,请动劝他以后捐血的次数不要太频繁,这样对他的身体不好,若发生什么事,我们也无法承担责任。”

    电光石火间,方洁云明白了。

    所谓的“捐血”不过是好听的说法而已,这个傻瓜其实是在卖血吧?他曾经叫她不用担心他母亲的医疗费,说他拿得出这笔钱……原来,这笔钱是这样赚来的。

    她只觉得心尖一阵激颤,拿着话筒的手跟着发抖。

    半晌,她才回答,“知道了,我会劝他的。明天我到你们医院替他把手表拿回来,谢谢你。”

    挂上电话的那一瞬间,她的泪水忍不住倾泄而出。

    这个傻瓜怎么可以做这样的蠢事?她存有一笔积蓄,可以帮他渡过难关,为什么他宁可自己一个人扛起重担,也不愿意让她分忧呢?

    还说什么风雨同舟,简直是骗子!

    她坐回他的身边,久久地凝望着他。她的爱人,她该怎样帮助他?

    “呵——”过了好久好久,楚翘终于醒了。

    这一觉睡得这样沉,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吧?

    他打了个呵欠,睁开双眸,看到她关注自己的神情,不由得微微一笑。

    “看着我干什么?”伸手一揽,让她躺入他怀中,轻揉她的长发。

    “觉得你很帅呀,怎么看也看不够。”方洁云小声的回答,紧紧地缩在他的臂弯真。

    “是吗?”他对这个回答似乎很满意,马上奖赏了她一个深深的吻。

    吻越陷越深,自然而然勾起天雷地火,他的大掌不由自主地解开她的衣衫,婉蜒而下。

    “翘……”她不由得轻喘,娇吟中唤着他的名字,任他肆意妄为。

    然而就算他肆意妄为,也知道点到为止,从未真正越轨——他只是尽他所能地给她欢乐,不会把她占为己有,所以两人交往至今,她仍是完璧之身。

    “翘,要我吧……”看到他竭力忍住欲望的模样,方洁云冲口而出。

    大滴大滴的汗水从他的额前流下,他的脸涨得发红了,但他仍旧保持轻松的笑容。

    “我希望我的新娘到新婚之夜仍是处女,”他戏谑地回答,“乖,你不忍心让我失望吧?”

    “为什么一定要等到结婚的那一天?”她睁大眼睛天真地问,“翘,我不是古板的女孩子,我愿意提前把自己给你。”

    “我不能要,”楚翘坚定地摇了摇头,“在我没有能力给你幸福的生活之前,我什么都不能要。”

    “可是你的样子很辛苦……”做为一个男人,被欲火煎熬,一定很难过吧?她真的很想把自己给他,让他快乐。

    “那你就帮帮我呀。”他仍旧不肯占有她,只抓着她的小手,让她握住他的敏感部位,然后再次低下头吻她。

    方洁云只觉得身子在燃烧,分不清此刻是痛苦还是陕乐。

    他不要她,并非因为他不爱她;相反,正是由于他太爱她了,害旧夺去她的清白之身后却又不能给她幸福,所以这样固执地拒绝她。说到底,他是对他的前途没有信心。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又怎么能够有信心?

    两人缠绵了好一阵,虽然身体没有彻底的交融,但爆发的欲望终于利用别的方式得到了满足,趴在沙发上,平缓喘息之后,方洁云催促道——

    “已经六点了,你该去上班了吧?我一个人把汤送给伯母就好了。”

    “今天晚上我不去酒吧了。”半晌,他才回答。

    “因为太累吗?”捐了那么多血,休息一晚也是应该的。

    “我可能以后都不用再去了。”

    “呃?”她一怔。

    “最近生意不太好,老板不需要这么多人手。”

    他失业了?不过不要紧,他白天还有别的工作。

    “另外,从明天起,我也不用再送水和送报纸了。”他又接着说。

    “什么?!”这一回,方洁云惊得抬起头。

    “因为最近好多公司生意都不太好,所以很多老板都不需要这么多员工。”

    “可是怎么会这么巧,三份工作同时都……”心中一紧,她浮想联翩。

    不,绝不可能是巧合!最近的景气有那么差吗?连几份常人不屑的零散工作都成了抢手货?

    她顿时领悟,这是一个警告,一个家里人给她的警告。

    方家的人脉一向很广,对她最近的情形也了解得一清二楚,所以,他们可以在背后操纵-切。

    他们是在警告她,如果她不同意和亲的事,就会叫楚翘处处碰壁,永不翻身。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她?无论如何她也是方家的女儿,怎么可以这样不择手段,赶尽杀绝?

    “翘,我明天想回南部一趟,”她要回家亲口间问父亲,到底这一切是不是家人所为,如果真如她猜测中的这样可怕,她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跟家人有半点牵扯!

    “怎么忽然想到要回家?”楚翘不解。

    “我父亲过生日,我想回去看看他……”是谎言,也不是谎言,她感谢上苍给了她一个不用编的借口。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回去?”他抚摸她的脸庞。

    “不用啦,伯母正在住院,身边得有人照顾,”方洁云飞快地吻了他一下,掩盖自己撒谎时紧张的心情,“我只去两三天就回来,不要太想我哦!”

    “怎么能不想呢?”楚翘重新紧紧地拥住她,似乎舍不得放手。

    “翘……”这个拥抱过于温暖,融化了她强忍好久的泪水,泪水一滴滴,亮晶晶地掉下来。

    “怎么了?”他一惊,不知所措。

    “我……”她垂眉,“我好担心你。”

    “傻瓜!”他笑了,“担心我找不到工作,对不对?你男朋友这么能干,难道会饿死呀?恐怕你还没从南部回来,我已经找到四、五份新工作了,要不要打赌?”

    他的确不会饿死,但依靠卖血替母亲付医疗费的他,会很艰辛……她不要自己的心上人活得如此黯淡无光,更不要因为自己而拖累了他。

    为什么?为什么恋爱这样简单的事,到了他们这里,却变得如此困难重重?

    方洁云把头埋到他的胸膛里,不让他觉察自己的心酸。

    回家之前,她去了一趟仁和医院,把他的手表取了回来,放在小公寓的桌上——他一眼能看得到的地方。

    他不让她知道他去卖了血,她也不让他知道她已知晓,恋人之间的体恤,就该如此吧?

    之后,她叫了辆计程车驶向那幢久未踏入的豪宅。

    她知道父亲在家——打过电话去公司,秘书说,他在家休息。

    这个时候,正是别的老板忙碌的时候,父亲却在家休息?看来,公司的确出了一点问题。

    佣人们见了她都很吃惊,仿佛她是天外来客,但很快的,便堆满笑容叫她“大小姐”。

    推开门,在书房里,她见到了父亲。

    父亲的样子让她大吃一惊,记忆中那个潇洒的中年男子怎么忽然变成了一个两鬓苍苍的老人?

    只见他正靠在躺椅上,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的花园。

    “爸爸。”方洁云轻轻地唤道。

    “洁云?”父亲看到她,显然一阵惊喜,“你回来了?!”

    原本她带着一腔怒火,但此刻见到老父憔悴的容颜,一颗心顿时软了下来。

    “听说公司出了一点事,”她走过去,像个乖女儿那样坐到父亲身边,“到底是什么事?”

    “生意上的一些麻烦,说了你也不会懂的,”方父拍拍她,“放心好了,爸爸会解决的。”

    “爸,你今天为什么不去公司?是不是病了?”

    “没有,我身体很好啊!”方父努力地挤出笑容,让女儿相信自己的确无恙。

    “可是你的样子看起来不太好。”她并没有那么好骗。

    “那是因为……”方父忽然叹了一口气,“洁云,爸爸对不起你……”

    “爸,为什么这样说?”难道真的是父亲让楚翘失去了工作?

    “洁云,你可知道这房子是你妈妈留下来的?”

    “是吗?”怎么忽然提起这幢房子?

    “这是当年你妈妈的嫁妆,”眼中闪着一点泪光,“洁云,我对不起你妈妈,她去世后,我很快再娶……现在,又要卖掉她的房子……”

    “什么?!”她一惊,“爸,你要卖掉这幢房子?为什么?”

    “你也知道,最近公司出了一点事,我需要资金周转。”

    “怎么弄到要卖房子的地步?”倘若这消息一传出,方氏的股价不知会跌到哪去!

    “人在倒霉的时候,什么可能都会发生,”方父无奈地摇头,“自从你母亲去世后,我独自支撑着公司,你母亲娘家那些人恨我这个穷光蛋当年娶走了他们的公主,而且用情不专;现在我出了这种事,他们都拍手称快,没有人愿意帮我。”

    她隐约听说过父亲是靠母亲起家的,却从不知道原来母亲娘家的人这样憎恨父亲。

    “洁云,我现在觉得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方父声音一哑,“原本你母亲给你留了一笔钱,可我一时鬼迷心窍,拿那笔钱去做生意,现在血本无归了……”

    “爸……”方洁云已经目瞪口呆了。

    原来这个家背后有好多好多的事,她完全不知情!

    “一会儿有人来看房子,我之所以今天不去公司,就是为了等他们来。”他深深地叹息,“也为了能多看几眼你母亲亲手培育的花园。”

    “爸,楚翘的事,是你派人去做的?”终于,她忍不住间。

    “楚翘?”方父一愣,“谁是楚翘?”

    “就是我的男朋友。”

    “你有男朋友了?他发生了什么事?”方父一睑茫然。

    “阿姨曾经叫我不要跟他在一起,说我跟他不会有好结果,之后他便丢了工作,”咬了咬唇,她吐出难以启齿的话语,“我以为是你让他失去了工作。”

    “呵,”方父忽然笑了,“洁云,爸爸最近为了公司的事忙得焦头烂额,哪有空对付你的什么楚翘?”

    “可他为什么忽然丢了工作?而且是三份工作同时丢了?”

    “也许他们老板对他不满意……”

    “不,楚翘是很能干的人!”

    “傻孩子,”方父叹一口气,“这个世界上,能干的人太多了,但走运的又有几个?”

    “可是……”她顿时哑口无言。

    的确,能干的人太多了,身为老板,可以有很多选择,为什么非楚翘不可?

    何况最近楚翘因为母亲生病的事不断请假去医院,因为卖血次数太多导致身体疲惫,如果她是老板,可能也不会要这样一个员工吧?

    “洁云,你那个男朋友是不是家境不太好?”方父忽然问。

    “这有什么关系?”她倔强地反问。

    “如果你真的很爱他,爸爸当然不会干涉,可是,爸爸在为你担心啊,想当年,你母亲也是不顾门当户对的观念和家人的反对,嫁给我这个穷光蛋,结果为了支持我的事业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她去世后,我又马上再娶……洁云,你觉得你母亲值得吗?”

    “可是妈妈活着的时候很快乐!”

    “嫁给别的男人,她也会很快乐,而且是无忧无虑的快乐。”

    “楚翘将来一定会事业有成的,我也能过无忧无意的生活!”

    “是吗?”方父淡淡一笑,“他凭什么成就他的事业?现在已经不是海盗王国的时期,没有谁可以赤手空拳打天下的,我刚才说过,这世上能干的人很多,可是你看发财的又能有几个?你母亲拥有丰厚的嫁妆,婚后依然过得很辛苦:你现在一无所有,能跟那穷小子过得幸福?洁云,年轻人有理想是好事,但也不要欺骗自己啊。”

    语重心长的一番话,驳得她冷汗连连。

    她与他,真的没有未来吗?她会重蹈母亲的覆辙,或者比母亲更加悲惨吗?

    “先生,”这时,有佣人敲了敲门,“您约的客人来了。”

    “是那些看房子的人来了,”方父再次拍拍了她的肩,“女儿,你先等一等,我出去招呼一下。”

    他颤巍巍地立起身子,步履蹒跚地离去。

    方洁云独自愣怔,抱着双臂坐到椅子上,呆呆地望着窗外那伴她长大的花园。

    这房子真的要卖掉吗?那么,她童年时所有的回忆,岂不是无处寄托了?

    花园里有母亲栽下的玫瑰,阁楼里有她幼时玩过的洋娃娃,书房里有她雨天读的书,绿草丛中,是她捉迷藏常去的地方……一切的一切,都将消失吗?

    是的,把这房子卖给他人之后,新的主人会按照自己的喜好重新改建,她留恋的一切都会荡然无存。

    不,她不要失去它们,她不舍得失去母亲的嫁妆和她曾经的家……她一定要做些什么来挽回。

    “咦,洁云?”有人路过书房门口,见到她,停下脚步。

    “阿姨?”是她的继母。

    “洁云,你回来就好了,”继母一脸悲喜交加的神情,“这些天你父亲一直在念着你,又不敢去看你……公司的事、卖房子的事都让他操心,一下子好像老了十岁似的。”

    “阿姨,”望着花园良久良久,她忽然下了一个决定,一个让她肝肠寸断的决定。“什么时候,你带找去见见李伯母吧。”

    “呃?”继母愣怔半晌,不敢相信地问,“洁云,你考虑清楚了?你是说真的吗?你真的愿意跟李家结亲吗?”

    一阵酸楚梗在喉中,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点了点头。

    是,是真的,她不要失去这幢房子,也不要楚翘依靠卖血度日……她现在惟一能做的,便是如此了。

    这一刻,她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做身不由己。

    认识楚翘之后,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别的男人相亲,而且还是她“自愿”的。

    当她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已经迈出了不可挽回的一步,从此以后,在楚翘眼中,她将变成一个叛情的女子,永不可恕。

    相亲的地点,约在李慕然的画廊、

    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她不愿意一切过于正式,只想扮做一个欣赏画作的顾客,与那位年轻的画家轻松地攀谈几句。

    方洁云按时赴约,穿着与对方约定好的蓝色衣衫,来到那幅与对方约定好的作品前,伫足欣赏。

    “喜欢这张画吗?”忽然,有人在背后问。

    她转过身,看到一个斯文的年轻人,与她想象中的富家公子形象完全没有出入,她立刻便明白了来者是谁。

    “这是你画的?”她问。

    “不,是一个朋友放在这儿寄卖的。我觉得他的笔触非常细致,也很有创意,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你说呢?”李慕然反问。

    “对不起,我不懂得欣赏艺术。”她垂眉回答。

    “不要紧,以后我可以教你。”他一语双关地说。

    方洁云迟疑,抬起双眸,提出心中疑问,“李先生,我想请问你……以前我们见过吗?”

    “没有。”他笑着摇头。

    “那你为什么会让你妈妈提出跟我家联姻?”

    “我母亲只是想为我找一个合适的对象,可能她觉得你比较适合吧。”

    “她也只见过我一次。”她更加迷惑。

    “也许她一眼就认定了你吧,方小姐,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很漂亮吗?”李慕然打趣道。

    “但是据说,在我跟她见面之前,她便提出跟我家联姻了,如果说我家有财有势,这还可以理解;但我们方家明显配不上你们李家,为什么你们反而这样积极主动?”

    “我说过了,我妈妈只是想为我找一个合适的对象,不论是谁,只要她觉得合适,都会主动提出联姻的。”他难堪地笑了笑。

    “难道李先生你不反对吗?”方洁云蹙眉,“虽然婚姻大事是可以参考父母的意见,但这样草率决定的婚事,你也一口答应吗?你就不想找一个自己真正爱的人吗?”

    “我已经有自己真正爱的人了。”沉默片刻,他回答。

    “不要告诉我那个人是我,”她一笑,“你刚才也说了,我们以前没见过。”

    “那个人当然不是你……”李慕然叹了一口气,下定决心似的全盘托出,“因为,那个人是个男人,而你是女人。”

    “什么?!”她大惊,“你……你是……”

    “同志。”他坦然地答。

    “你母亲是希望你能够转变性趣,所以才替你张罗婚事?”呆立半晌,她试探地问。

    “她当然希望我能够因为某个女孩子转变性趣,但如果我对旧爱实在死心塌地,她也没有办法。”

    顿时,她明白了。

    难怪李家相中了她!因为她家在生意上要求助于他们,所以他们觉得自己可以掌控一切,就算她跟李慕然结婚之后守活寡,也不敢到处宣扬,败坏李公子的名声。

    呵,谁叫他们方家倒榍,在这个时候撞到了枪口上呢?自动送上门的羔羊,不宰白不宰!

    “方小姐,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的。”李慕然见她面色苍白,连忙解释。

    这句话听起来多么可笑,就像一个老板对员工说,如果你不愿意为我干活,那么请便,反正来应征这份工作的人多的是!

    算了,她怎么能够责怪对方阴险?既然她自己别有居心,就没有资格强迫别人真心。

    “我愿意。”方洁云低低地答。

    既然已经跨出这一步,她就不能回头了,何况,她的确无路可退。

    “真的?”李慕然似有一丝欣喜,“方小姐,我们不会亏待你的,如果有什么要求,你尽管对我说。”

    “我家里的事,你可能已经听说了。”她咬了咬唇,开出条件,“我希望你们能帮帮我父亲,至少,让他不必卖掉房子……”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他点头。

    “还有,我认识一个年轻人,他很能干,只是运气不太好,如果以后他开创自己的事业,我希望你们能帮帮他。”

    “他是你的男朋友吧?”李慕然顿时领悟。“嗯。”她低头应了一声。

    “我们当然会尽力帮他,毕竟,抢了人家的女朋友,总该给别人一点捕偿。”他笑道。

    她没有被这个冷笑话逗乐,反而神色更加黯然,一滴眼泪坠了下来。

    “方小姐,你很爱他,对不对?”她的表情引发了他的同情,“不如你再考虑考虑,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我知道自己以后一直都会很伤心,但我不后悔……”她摇摇头,“今天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帮我父亲,也是为了帮他。”

    所谓的后海,是指除了选择之外,还有另一条路可走,但现在的她,四面楚歌,还能有更好的选择吗?

    后悔是一个过于着侈的词,她用不起。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他一怔,没料到她会这样问,“什么时候都可以?”

    “你那位‘朋友’不介意吗?”

    “他?呵,反正结婚以后还可以见面,他不会介意的。”

    多好笑,相爱的男人不能结婚,结婚的男女却不相爱,阴差阳错!

    她和李慕然,算是同病相怜吗?

    “那我们过两天就去法院公证吧。”她希望这一切早早结束,长痛不如短痛。

www.xiAoshuotxT.net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gwLtrans.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