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毛片在线看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wLtrans.com
     毛片在线看片 (第1/3页)
    

    一场晚宴──

    左——穿着一袭淡蓝色的小礼服,手中端着一杯金黄的香槟,双眼好似要冒出火来,看着在她眼前翩翩起舞的一对男女,心不甘、情不愿地喝着杯中的香槟。

    那是一对非常出色的佳人──男的是一个身着深咖啡色三件式西装的英俊男子;女的是一个身着桃红晚礼服、看似温柔婉约的美丽女子,这样的一个组合羡煞不少在旁的男男女女。

    当然在左——的眼中,这是一个最差劲的组合。那个女子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她的才对,怎么可以任由那个女子占了她的位置呢?可是在这样的一个场合,她应该要有大家闺秀的风范才对;基于这个原因,所以她现在只能站在一旁干瞪眼,虽然不甘心她的“秦大哥”被别人给占用了,可是又能如何呢?

    秦砚儒在一旁从刚才到现在,已经注意左——这个小妮子好久了;一会儿看她吹胡子、一会儿看她瞪眼睛,那个表情实在有够滑稽的,只是她自己还不自觉罢了;就像现在,她就快要把那个玻璃杯给咬碎了!

    “喂!——,玻璃杯快被你咬破了。”秦砚儒拍拍她的右肩。

    “哼!我才没有呢!”左——终于把玻璃杯给松口了。

    “真的没有吗?我看看,哇!好象有一个缺口耶!”秦砚儒将头捱到她的肩膀后面,看看她手中的玻璃杯。

    “哪里有这种事,你胡说八道。”左——就要转头过去反驳他;怎知他的头就在旁边。

    秦砚儒也看见她的头就要转过来了,正想要闪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叩!”的一声,两颗头撞个正着,两个人齐齐哀叫一声。左——伸手按住她的左额头,她正好撞到秦砚儒的眼镜架;而秦砚儒则伸手抚着他的右太阳穴,这个小妮子的头还真硬!

    “你有没怎么样?我看看。”秦砚儒也不管自己的疼痛,先看看左——的额头。

    左——把手放下来,秦砚儒一看不得了了,被眼镜架撞到的地方,已经肿起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秦昊铭和那位美丽的女子一曲舞毕之后,刚好看见这边的状况。

    “秦二哥的头和我的头相撞。”左——看着秦昊铭,接着一转眼看见秦砚儒的额头也有一块红肿。

    秦昊铭看着他的二弟秦砚儒和邻家的宝贝妹妹,真不知要说什么才好,当务之急是要帮他们处理伤处。

    “大哥,用这个包住冰块,替——冰敷额头。”秦砚儒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手帕交给秦昊铭。

    “对!这是个好方法。”秦昊铭接过手帕之后,就走到那边的桌上拿取冰块。

    “你会不会很痛?”秦砚儒一边问,一边伸手帮她把撞到的地方揉一揉。

    “当然会痛喽!我的头又不是没神经──唉呀!秦二哥,你不要再揉了,愈揉愈痛;咦!你的额头也肿起来了,我看看。”左——伸手摸摸秦砚儒的右太阳穴。

    秦昊铭弄好冰块之后回到这边来,伸手就打算把冰块敷在她的额头上;左——看见他手中的手帕一直在滴水,立刻就闪开。

    秦昊铭感到奇怪的问:“怎么了?”

    “我不要用这个。”左——瞪着眼睛说。

    “为什么?”秦昊铭和秦砚儒两兄弟齐声问。

    “手帕上面的水会把我的妆给弄掉的。”左——认真地说。

    “你──你──是宁愿让额头痛,也不愿意让水把脸上的妆洗掉!?”秦砚儒听了她的回答很生气。

    “没错!”左——理所当然地说。

    秦砚儒接着二话不说,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去。

    “你要做什么?放开我的手啦!”左——用力地甩开秦砚儒的手。

    “你既然不愿意让水弄掉了你脸上的妆,那我们就回家去敷药,免得大家都‘难看’!”

    “砚儒说的对——,你们就先回去好了。”秦昊铭也劝她。

    “不要,我要和秦大哥一起回去。”左——对秦昊铭撒娇。

    “我和主人是多年至交,我怎么能半途离席呢?你就和砚儒先回去敷药,好不好?”秦昊铭现在不得不开始哄这个执拗的邻家小妹妹。

    “我……我……”左——转眼看看在一旁的秦砚儒,接着眼睛一转,对秦昊铭撒娇地说:“那么,秦大哥,如果你明天请我吃晚餐,我现在就和秦二哥回去,怎样?”左——趁势提出要求。她心想,反正她今晚是没有多少机会和秦昊铭共舞了,何不趁机让秦昊铭明天晚上都能陪着她。

    在一旁的秦砚儒则心想,这个小妮子真会趁火打劫!

    “好,没问题!”秦昊铭很爽快地答应她,若是不答应她,不知她等一下还会提出什么更麻烦的条件,反正只是吃个晚餐而已。

    “你一定要记得哦!秦二哥,我们这就回去吧!秦大哥,再见!”左——见秦昊铭答应了她的条件,很高兴地拖着秦砚儒走了。

    ※※※

    “你还真是很会‘趁火打劫’呢!不过,我劝你不要对我大哥投入太多的感情。”秦砚儒手握方向盘告诫她。

    “你为什么这么说?”邻座的左——对身旁的这个男人没什么好感。

    在秦家三兄弟中,就以秦砚儒最不出色。老大秦昊铭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他有着英俊的外貌、出色的五官,以及一股能吸引人的自信气质;老三秦亿杰是一所国小的体育老师,他的外表虽不如秦昊铭出色,但也是不差,如果兄弟俩不站在一起,他也是一位相当吸引人的帅哥;老二秦砚儒是一位建筑设计师,他的外型就像是一个很刻板的男子,脸上挂的一副大大的黑框方眼镜,使得他的样子看起来有点“拙拙的”,可是事实上他却是相当精明的一个人。

    在左——的眼中,秦昊铭是一个很理想的对象,可惜的是他的身高不太符合她的标准,而秦亿杰又太高了,也不及他大哥英俊,考量之下还是把目标指向秦昊铭;至于秦砚儒,只有身高刚好符合她的标准。可是秦砚儒是对她最不买帐的一个,他对她的撒娇和要求总是一概不睬,最后反倒是她要对他妥协;秦昊铭则会哄着她;秦亿杰对她也是百依百顺,所以相较之下,她最不喜欢和秦砚儒一起活动。就像今天,要不是因为他,也就不会中途就打道回府了,不过,幸运的是她赚到明天晚上和秦昊铭相处的机会。

    “我大哥已经有女朋友。”秦砚儒瞄见她在一旁暗自欣喜,就知道她在为刚才的诡计得逞而高兴。

    “谁?我才不信呢!一定又是你在骗我!”左——斜眼瞪他。

    “谁?就是刚才和他共舞的那位美丽的女子。”秦砚儒平淡地说。

    “哼!你一定是在嫉妒你大哥有我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喜欢他,所以你想要离间我们,对不对?”左——故意刺激他。

    秦砚儒斜瞪了她一眼,心想,这个小妮子还真是大言不惭呢!

    左——可是看见了秦砚儒的斜眼。“你对我的话有意见吗?”

    “像你这样的女孩,我大哥随便到街上一抓就一大把,而且都比你漂亮。”秦砚儒反嘲她。

    “你……你……真是可恶!”左——握起拳头就想要打他。每次都这样,只要她夸奖她自己,一定都会被这个可恶的家伙给反讽回来。

    “等一下,我现在正开车,你打我的话你会有生命的危险,这样你的秦大哥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另结新欢哦!”秦砚儒的这一番话,每一次都管用。

    “好!我就先放过你,这一次的帐下次一起算。哼。”

    左——把脸别过去看窗外的景色,而秦砚儒也得以专心地驾驶。

    ※※※

    秦亿杰正在家中翘起二郎腿看电视,秦父和秦母都已经去休息了。一阵开门声惊动了他,他转头过去就看见他二哥秦砚儒回来了;他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还不到十点。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是不是不受女人的欢迎啊?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嘛!你那个眼──”秦亿杰刚开始并没有看见跟在秦砚儒后面一起回来的左——,所以就把视线转回电视屏幕,边数落着他二哥,话说到一半,就被秦砚儒的咳嗽声给打断了。

    “亿杰,我们才刚回来,你就唠唠叨叨在念什么!”走在后面的左——听见秦亿杰在数落秦砚儒,就插口问他。

    秦亿杰一听见左——的声音,立刻就把翘着的脚放下来,转过头去看她;今天的她穿着一袭淡蓝色的小礼服,真是既可爱又漂亮!他赶紧让出位置请她坐下。

    “你们怎么这么早回来?大哥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回来?”秦亿杰看见他们两个回来,就是没看见秦昊铭也进门来。

    “哼!都是二哥啦!他把我的额头撞伤了,所以我们只好被迫提前‘退场’了。”左——一边说一边指着额头上的红肿。

    “你讲话可要凭良心,不知道是谁来撞谁的?”正在后面的茶几旁喝水的秦砚儒反驳她。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秦亿杰看见他二哥的额头上也红肿了一块。

    接着左——就把事情的经过讲一遍。

    “真是的,你们两个每次都这样,我去拿药来帮你们敷一敷。”秦亿杰说完就欲起身去拿医药箱。

    “不用了,我要回家了。”左——站起来。

    “咦!怎么这么快?要不要我送你?”秦亿杰听说她要回去,赶紧问她。

    “奇怪了!就在隔壁而已,送什么送!你太闲了是不是?我走了,晚安!”左——打开门,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秦亿杰还是跟她走到门口,看着她走进隔壁的大门内,才关上门走回客厅。秦砚儒已经取出医药箱,从里面找出一瓶消肿的药膏,秦亿杰则重新坐回沙发上,看着他二哥。

    “二哥,你不要每次都和——吵架嘛!”他心疼左——额头上的伤。

    “你这么舍不得啊!好啦!我下次会尽量控制自己的。我要先上去了,这个就麻烦你了。”秦砚儒把医药箱推给秦亿杰,就上楼去了。

    看着上楼的秦砚儒,秦亿杰摇头叹气,他知道秦砚儒虽然这么说,可是下一次还是会继续和左——拌嘴的,他把医药箱收进柜子内,关掉电视也上楼去了。

    ※※※

    左——在一家照片快速冲洗店工作,因为这个工作地点离秦昊铭的公司比较近,可以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去看看她的“秦大哥”。

    “喂!你昨天不是和你的秦大哥去参加宴会吗?结果怎么样?”张美薇一边控制照片冲洗机,一边问正在柜怡帮顾客把洗好的照片装袋的左。

    “哼!不说也罢!昨天有一个不识相的女人一直缠着我的秦大哥,还好我是大人有大量,看她可怜就把秦大哥暂时借她了。”左——把一叠照片放进袋子内。

    “哇!你还真是一个君子呢!那后来宴会结束后有没有再去哪里呢?”张美薇换了另一卷底片到冲洗机内后又问。

    “你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个我就更生气。”左——一股愤恨难消的样子。

    “怎么了?”张美薇好奇地问。

    “都是那个‘秦大骗子’!他无缘无故地来和我的头相撞,把我的额头撞出一个包来,害我不得不提早离开会场回家‘疗伤’,真是有够倒霉的!”左——给了秦砚儒一个外号叫“秦大骗子”,因为她觉得她老是被这个其貌不扬,却狡滑如狐的秦砚儒欺骗。

    “啊!那不是很可惜吗?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张美薇替她觉得可惜。

    “那可不,我可是趁机会敲到今天晚上要秦大哥陪我一起吃晚餐。”左——高兴地笑着说。

    “嘿!你还真是有够奸诈的,一个小小的受伤就可以敲到一顿晚餐,可不比那个‘秦大骗子’差哦!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张美薇早就从左——的口中知道,她的秦大哥对她很好,几乎是有求必应的,现在不过是趁机损损她罢了。

    “你……你怎么可以拿我和‘秦大骗子’比呢!?”左——有点生气地说。她最讨厌别人拿她和秦砚儒相比了。

    “不要生气啦!我是开玩笑的啦!”张美薇看她生气了,赶紧出言安抚她。

    “喂!我对你家隔壁的秦家兄弟很有兴趣,可不可以介绍给我认识啊?当然你的秦大哥就不用了,如何?”身兼店长和摄影师的邱智-,不知何时已来到她们的身边。

    “可是,智-姊,他们的年纪都比你还小耶!你不会介意吗?”左——她们都称邱智-为智-姊,这样叫起来比较亲切,没有老板和伙计的隔阂。

    “没关系,我比较喜欢‘小男人’。你可以安排吗?当然,我是对你口中的那个‘秦大骗子’比较有兴趣。”邱智-笑着对左——说,她会这样做是因为从左——对张美薇所说的那个秦砚儒,很像是她所认识的那个人,所以她想确定一下。

    “好啊,没问题!可是他的外表可不怎么样哦!和智-姊你这样的美女很不搭配的;倒是他弟弟秦亿杰和你比较搭调,智-姊你要不要考虑先和秦家老三见面?”左——有点为难地建议她,因为要说服秦砚儒可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办到的事。

    “这样啊!”邱智-偏着头考虑了一会儿说:“我觉得还是跟那个‘秦大骗子’先见面比较好,这样我才会觉得秦亿杰比较帅,你说对不对?”

    “你说的好象很有道理,好,我就先安排你和‘秦大骗子’见面好了,可是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你等一等好不好?”左——也觉得邱智-说的有道理,更何况她也很想把对她“死缠不休”的秦亿杰赶快推销出去;秦亿杰的条件比秦砚儒好太多了,她相信邱智-一定会看上秦亿杰的。

    看来秦亿杰已经快要被她出卖了,可怜的秦亿杰啊!

    ※※※

    秦昊铭的办公室位于一栋七层楼高的建筑内的三楼,虽然公司的规模并不是很大,可是公司的职员也不少,所以就把整层楼都给租下来作为公司对外营业的地方;他打算等公司的盈额多一点的时候,再买一个更好的地点。

    “总经理,你的电话,二线。”秘书吴佩琪是一个已婚的女子,外型很普通,可是办事的能力却是一流的。

    “好,谢谢。”秦昊铭拿起二线的电话。“喂!我是秦昊铭。玉枫是你,有什么事吗?晚餐?好,好,我们几点钟在什么地方碰面?好,我一定准时到。”

    秦昊铭放下电话继续批阅卷宗,批了几本之后,好象突然想起什么事。他放下笔迅速地拿起电话按下几个键。

    “喂!请问左——小姐在吗?好,谢谢。”

    秦昊铭略等了一下,电话那头传来他所熟知的声音。

    “喂!我是左——,请问哪里找?”左——在电话那头很高兴地说。“秦大哥!有什么事吗?”

    “——,我很抱歉!今天和你的晚餐之约,我们延到明天好不好呢?秦大哥今天晚上要去谈点生意。”秦昊铭用很温柔的语气说,他一直都把她当作是邻家的小妹。

    “这样啊?好啊,那就改在明天好了,你不可以黄牛哦!”左——在电话的那头略为落寞的语气带有撒娇的意味。

    “好,秦大哥一定不会黄牛的。”秦昊铭答应她。

    秦昊铭挂上电话,继续批阅卷宗。

    吴佩琪看着刚挂上电话的秦昊铭,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总经理,有一件事不知道可不可以跟你讨论一下?”吴佩琪和秦昊铭相处得就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秦昊铭的个性较为随和,和员工相处时不会摆出不可一世的老板样子。

    秦昊铭听了把头抬起来看她,接着就说:“没关系,请说。”

    “据我的观察,我觉得——好象很喜欢你!”吴佩琪用手推推眼镜。

    “咦!你在说什么?我对——就像是妹妹一样,更何况我也有女朋友了。”秦昊铭听她如此说,起先觉得很讶异,继而觉得不太有可能。

    “可是,她知道你有女朋友的事吗?”吴佩琪提出她的看法。左——常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来这里探望秦昊铭,所以和吴佩琪也混得满热的。

    “这个……”秦昊铭低头想了一下。他最近和杨玉枫在一起出入公共场合的时候,常常会碰到他二弟砚儒,难道砚儒都没跟她提起过他已有女朋友的事?这似乎不太可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回去要好好地问他二弟才行。

    吴佩琪看她的顶头上司秦昊铭低头沉思的样子,就如道他一定也不太肯定左——是否知道他有女朋友的事。她对于秦昊铭这个上司的工作能力和领导能力,是佩服得没话说。但是他对于左——的态度,由于是自小就常在一起的关系,一直都把她当作是亲妹妹一般的疼爱。可是他却没想到左——会把他当成理想的对象来对他,反正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只要把她当成小孩子一样哄一哄,就会“乖乖的”。吴佩琪心想,看来能干的上司要为这件事伤脑筋了。

    ※※※

    秦砚儒在一家私人的建筑事务所工作,他的工作是负责整栋房屋的外型设计,所以他在事务所内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工作室;最近几天他都是事务所里最晚一个下班的,因为接的案子都要赶在最近完成。

    今天也是一样,当所有的人都回去之后,他还埋首于制图桌前画着直的、斜的线条时,有人打开工作室的门。

    “砚儒,八点了,该回家了。”

    秦砚儒抬头看看是谁,原来是他的老板同时也是他的学长蒋正隆,他今天也留下来加班了。蒋正隆从以前就一直留心这个系上表现杰出的学弟,在秦砚儒尚未毕业时,就已经积极地争取他加入他的事务所,后来等秦砚儒毕业,出国留学回来后,就以高薪邀他加入他的“鸢飞建筑事务所”。果然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是正确的,秦砚儒的加入使得事务所的业绩蒸蒸日上,他不凡的设计理念也打响了“鸢飞”的知名度,所以他要好好的“照顾”这个学弟,不能让他太劳累而萌生“跳槽”或“自立为王”的念头,同时也要阻止同业的“挖角”,也真难为他了。

    秦砚儒看看手表,已经七点五十七分。现在家里的人大概都已经吃过晚餐了,不过他的母亲一定会帮他留下一份的。秦家的习惯是七点半开饭,迟到不等人,晚回家的人就只有冷菜剩饭;他已经吃了好几天的冷菜剩饭了,今天大概也是一样。他站起来关掉制图灯,将桌上的图卷起来,打算带回家去继续完成它。

    秦砚儒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超过八点半了,他一眼看见坐在沙发上和秦亿杰看电视的左——,就觉得很奇怪。她今天应该和他大哥秦昊铭一起去吃晚餐才对,怎么会在这里呢?

    左——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他家,秦父和秦母因为生了三个都是儿子,没有女儿,就把她当作是自己的女儿一般的疼爱,再加上秦父和左——的父亲左文志是多年的老友了,因此久而久之也就很习惯于她的出现。

    “奇怪,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你不是应该和我大哥去吃‘大餐’吗?”秦砚儒站在沙发后面问她。

    “秦大哥今晚上要去谈生意,饭局改到明天。”左——头也不回地回答他。

    “是这样啊!”秦砚儒大约心里有数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候秦母从饭厅内走出来,看见秦砚儒已经回来了,就说:“砚儒,你的晚餐我帮你留在桌上,快点去吃。”

    “好,我马上去。”秦砚儒走进饭厅内。

    正在客厅看电视的左——突然想起今天邱智-跟她说的话,于是她就起身走进饭厅,从饭桌旁拉出一张椅子生了下来。

    正在吃饭的秦砚儒看她坐下来,就开口问:“你还没吃饭吗?那边有碗、筷,饭在电饭锅内,要不要我帮你盛?”秦砚儒以为她还没有吃晚餐。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我是有一件事想要来问你的。”

    “什么事?来,吃水果。”秦砚儒把一盘水果推到她的面前。

    “是这样的,你最近有没有空呢?”左——叉起一块西瓜放入口中。

    “我这一个星期都没空,下个星期才有空。要做什么?”秦砚儒一边说一边把汤舀到碗里。

    “我要帮你介绍女朋友。”

    正在喝汤的秦砚儒听了她的话,立刻被汤呛到咳了起来。

    左——见状立刻走到他的后面帮他拍背,还说:“你这么高兴啊!”

    秦砚儒想回答她,却咳得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咳嗽止住了,他反问她:“要帮我介绍女朋友?真的?”

    左——坐回刚才的位置,肯定地点点头。

    “是谁?”秦砚儒觉得不可思议。

    “是我工作的那家照片快速冲洗店的分店长,她的名字叫邱智。很特别的名字吧!”左——叉起一块香瓜放入口中。

    “邱智-──是很特别的名字。长得漂亮吗?”

    “当然很漂亮,是一个大美人呢!我本来想先介绍亿杰给她认识的,可是她却说要先看看你,所以我就先来问问你的意见,如果她觉得你不合她的意的话,我再安排亿杰给她认识。”左——边说边吃,那盘水果已经渐渐见底了。

    秦砚儒看着“很努力”吃水果的左——,心想,这个小妮子想要安排亿杰先去见那个女的,是有她的道理的。因为亿杰一直想要她当他的女朋友,也就因此亿杰变成她“追求”大哥的第一个障碍,所以当务之急是先把亿杰宣判“出局”比较要紧,免得他碍手碍脚的。虽然如此,他秦砚儒可也不是省油的灯!凭他现在刻板的外型,到时候再装得“呆”一点的话,十个美女会吓跑九个,剩下的那一个是已经吓昏了;她想跟他秦砚儒玩把戏,到时候大家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左——一边吃水果也一边想着:秦砚儒啊秦砚儒,让你先去“送死”是为了让秦亿杰突显出来,你不过是个陪衬的角色而已啦!

    秦砚儒和左——两个人都各自心怀鬼胎,彼此都想“算计”对方。

    “好,我接受你的好意,下个星期的任何一天都可以,随你安排。”秦砚儒很爽快地说。

    “好,就这么说走了,我明天给你消息。谢谢你的水果。”左——已经把一盘水果吃个精光,大摇大摆地走出饭厅。

    “不客气。”秦砚儒头也不回地继续吃他的晚餐,只是秦母帮他留的水果都让左——给吃光了。

    ※※※

    秦昊铭和杨玉枫的饭局到很晚才结束,所以他回到家的时间已经很晚了。因此他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看他二弟秦砚儒已经睡了没,好证实吴佩琪所说的话。他上楼走到秦砚儒的房门外,看见里面没有灯光,他举手敲敲门,没有反应。看看书房的门缝还有些许微弱的灯光射出门外,于是他走过去敲敲门。

    “请进。”门内的回答是秦砚儒的声音。

    秦昊铭打开门走进去,并随手把门关上。

    “这么晚了,你还在工作啊?”

    “最近的案子都满赶的。你有什么事吗?”秦砚儒还是低着头继续他的制图。

    “是这样的,我有一件事想问你一下。”秦昊铭拉张椅子坐下。

    秦砚儒点点头,表示可以。

    “吴佩琪今天告诉我说,——很喜欢我。你觉得如何?”

    “是啊,她是很喜欢你啊,难道你都不知道?她已经‘暗恋’你好久了。”秦砚儒平淡地说。

    “什么?!”秦昊铭吃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

    秦砚儒抬头看着他大哥,惊讶于他的反应。

    “难道我有女朋友的事,你都没有跟她提起过?”秦昊铭又重新坐下。

    “有啊!”

    “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我送她回来的时候,不过她不相信我说的话。”秦砚儒又继续制图。

    “啊!我完了!”秦昊铭几乎已经瘫在椅子上了。

    他一直以来都是用对待妹妹的心情去对待左——,没想到她跟他的心情完全两样,一不注意就造成现在这种局面,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还有一件事,上个星期我和玉枫去‘卡笛雅餐厅’的时候曾碰到你,我还和你打过招呼的。”秦昊铭还不死心。

    “咦!什么时候?我没有看到啊!”这回换秦砚儒感到吃惊了。

    “有的!就在隔你两桌的地方,你也跟我招手的,你忘了吗?”

    “我有吗?”秦砚儒左思右想,就是想不起来。

    秦昊铭看着他二弟,忽然间他想到了一件事。他起身走到门边,然后向秦砚儒说:“砚儒,你看这边,告诉我,我现在比几根手指头?”他的右手伸出三根手指头。

    “这个……我……这个……”秦砚儒只是笑着不说。

    “你根本看不清楚,对不对?你近视度数又增加了?”秦昊铭已经快被他这个二弟给打败了!原来他是“有看,没有到”,根本不知道谁是谁,看来,砚儒也只是随便地和他招招手罢了,管他招手的人是不是真的认识。

    “我……这个……我的近视是增加了一点,怎么了?”秦砚儒实在想不懂,他的近视加深应该和他大哥没有关系吧!怎么看他一副很焦急的样子呢!难道他这么关心他啊!

    “现在该怎么办呢?唉!唉!”秦昊铭现在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拿不出主意来。

    “大哥你是怎么了?有什么难解的问题吗?”

    于是秦昊铭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秦砚儒听,希望秦砚儒能帮他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这个简单。只要把你的女朋友介绍给她认识,让她知道你已经是‘名草有主’了,这样事情就解决了。”秦砚儒向他建议。

    “这样真的可以吗?”

    “相信我的话,一定没错的。”

    “可是这样——一定会很伤心的,我怎么忍心呢?”秦昊铭有点为难地说。

    “长痛不如短痛,总比将来你和杨玉枫结婚的时候,再来告诉她‘对不起,我要结婚了,可是新娘不是你’,来得好吧?”秦砚儒看着他大哥,接着又说:“其实啊!她喜欢你,在我看来,不过是‘习惯性’的喜欢而已,过一阵子等她有更好的对象时,她就会对你淡忘了。”

    “是这样的啊!那我就照你的话去做做看,谢谢你的建议。”秦昊铭起身开门走出去。

    “不客气。”秦砚儒挥挥手,低头画他的设计图。

    ※※※

    左——今天一整天的心情都是很愉快的,快下班的时候因为比较没事,所以闲来无事和张美薇两个人玩起扑克牌的算命游戏来。张美薇帮左——算算今天的运气是如何。

    “我看你今天要小心一点比较好哦!”张美薇翻起一张张的扑克牌说。

    “为什么?你算出什么了吗?”左——看着她收起一张张的扑克牌,她根本看不懂上面所代表的意义。

    “我帮你算的结果,你今天会发生一件大事。”张美薇可不敢把预测的实情说出来。

    “我知道,一定是我将要和我的秦大哥一起吃一顿愉快的晚餐!对不对?”左——笑得很开心。

    “这……也不是这样啦!”张美薇笑得有点勉强。

    “那是怎样呢?”左——知道张美薇用扑克牌算运气,算的结果都满准的,不禁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对她隐瞒了什么。

    “也……也没什么啦!反正你自己小心一点就是了。时间不是快到了,你还不赶快准备一下,你的秦大哥不是要来接你了吗?”张美薇催促着她。

    “对哦!谢谢你的提醒。那我先走了,再见。”左——拿起柜台后的包包,踏着轻快的脚步出门去。

    这时候,张美薇才拿起刚才一直被她压在下面的那张牌,翻开一看,赫然是一张“鬼牌”她看着那张“鬼牌”,深深地叹一口气。

    ※※※

    秦昊铭开车去接左——,然后一直开往他们所要去的那家餐厅。一路上他都一言不发,这和以往的情况不同;以前秦昊铭都会跟她说一些有趣的事,不像搭秦砚儒的车,两人是一路拌嘴到底。今天从一上车,秦昊铭就没有跟她说过半句话,让她实在搞不清楚,她的秦大哥到底怎么了?

    秦昊铭自今天早上开始就无心于工作,一直到刚才都还在思考应该要如何跟左——开口,他怕等一下的晚餐会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又怕造成杨玉枫对他的误会,这时候他真希望他二弟秦砚儒能在场,他比较会控制场面;偏偏这件事非由他自己解决不可。

    两人一路无言到达“玛蒂餐厅”,杨玉枫已经事先到达了;左——跟着秦昊铭进入餐厅。

    服务生道声:“欢迎光临。”

    秦昊铭一直把左——带到餐厅里面的位置。当然,左——一眼就看见那个在上次宴会中,“霸占”着她的秦大哥的美丽女子。她怎么会在这里呢?真是阴魂不散!

    在一旁的秦昊铭当然也看见了左——的表情,他开始迟疑着到底要不要说出来。不说出来,以后可能会比现在更糟;说出来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是会当场大哭?还是让杨玉枫难堪?还是扭头就走?还是自杀……他实在是不敢在想下去了。

    坐在座位上的杨玉枫看着站在她前面表情各异的两个人──她的男友秦昊铭一副似乎有什么事难下决定的表情;至于在他身旁的女孩好似对她有一股敌意,让她搞不清是什么情况。

    “我来跟你介绍,这位是杨玉枫小姐,她是我的女朋友。”秦昊铭心里已经作好各种准备。

    左——听了这些话之后,好象是在看怪物一般的看着秦昊铭;她从来都没想过她的秦大哥已经有女朋友了,这是她作梦都没想过的事情。原来前天“秦大骗子”没有骗她,秦大哥真的已经有女朋友,而且正是他说的那个女子。现在她该怎么办呢?哭?现在她实在哭不出来;扭头跑出去?太做作了,不是她的本性;骂面前的这个男子?那是她喜欢的人;骂对面那个女子“狐狸精”?又太没风度了。于是她转过头来,对着杨玉枫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然后坐下来。

    她这个“和善”的笑容可把秦昊铭吓个半死,这跟他先前所做的种种假设状况都不一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该不会因为刺激过大而造成的反效果!不知她等一下会不会做出什么更“奇怪”的举动呢?他也战战兢兢地坐下来。

    于是这三个人坐在一起却默然无语,气氛有些怪异。左——看着前面这个杨玉枫;她真的很漂亮,细致的五官、温柔的气质、得体的穿着,真的很有吸引力,她不得不承认她和秦昊铭很“相配”。她拿起菜单点了一客这家店中最贵的牛排,心想,无论如何,要狠狠地吃他一顿。也因此,她今天晚上是有史以来吃得最多的一次。

    秦昊铭根本无心吃饭,他一边吃,一边注意着左——的情况,深怕她一个发火,不知是他,还是对面的杨玉枫会遭殃。是他还好,如果是杨玉枫,那不知该如何应付!?所以他的这一顿晚餐,吃得胆战心惊的。

    杨玉枫则看着她的男友,和他所带来的“大胃王”。她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孩会像她一样,在陌生人的面前还能大吃大喝的,真是个与众不同的人。

    “我吃饱了,对不起,我要先走了。”左——在一阵“狼吞虎咽”之后站起来。

    “咦!你要回去了?”秦昊铭看着站起来的她,他开始怀疑他对这个小妹妹的了解,她一点都不像以前的她。看着已经开始走出去的左——,他立刻站起身来追了出去说:“等一下,我送你!”

    秦昊铭在餐厅门口拦了辆出租车,然后让左——坐上去,接着他小声地对司机先生说:“先生,请把这位小姐送回家。”然后他告诉司机先生在——家里的地址,另外还交代他一点事情:“先生,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千万不要让这位小姐中途下车,多的金额就给你当小费,谢谢!”秦昊铭掏出一张千元大钞给那位司机先生。

    出租车司机一看有这么多的“小费”可赚,当然就答应他的请求。

    ※※※

    左——一路上就乖乖地被那位司机先生“护送”回来。到家门口下车以后,她本来要走进她家的,可是后来想一想,她的父母都不在家,所以她就走进隔壁的“秦家”了。秦家的客厅里只有秦砚儒和秦亿杰两兄弟在家,他们听见开门声,秦亿杰一转头看到左——,他显得很高兴,招呼她一起坐下来看电视;秦砚儒也看见左——,更看见了她脸上的神情,当然他心里是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种“脸色”了。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发生了什么事吗?”此时秦亿杰才发现到左——的样子不太对劲。

    一旁的秦砚儒察觉到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氛,已经拿起桌上的面纸备用。果然左——让秦亿杰这么一问,突然一股酸意涌上心头,泪水开始像泉水般的从眼眶内涌出来,接着就开始放声大哭。

    “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要哭嘛!有什么事可以说出来听听嘛!”秦亿杰在一旁手足无措地安慰她。

    秦砚儒则面无表情地把面纸一张接一张地递给她。

    “不要哭了啦,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我去替你出一口气!拜托你不要哭了好不好?”秦亿杰在左——哭过一会儿之后说。

    “是……是……我被秦大哥甩了……”左——哭着说。

    这句话听得秦亿杰目瞪口呆。没想到他大哥已经有女朋友,更没想到他大哥是那种说甩就甩的人,真是令人想不到!接着他开始暗暗地窃喜,他的机会来了,可是现在到底要不要开口呢?

    坐在对面的秦砚儒看见了他的表情,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心想,就帮他一把吧!

    “虽然大哥把你给甩了,你还有第二个选择,你看亿杰也不错啊!”

    左——听见秦砚儒这么说,立刻停止哭泣,像是看怪物般的看着他。她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话,再转头看看一直点头的秦亿杰,她终于知道她并没有听错。

    “我不要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男人。”左——语出惊人。

    原来在她的心目中,秦亿杰是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

    “你──你──为什么这么说?”这回可轮到秦亿杰大吃一惊了。为什么他在——的心中会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呢!?

    “为什么?那我问你,你的物理如何?”

    “不太理想。”

    “那你的数学又如何?”

    “很烂。”

    “那不就得了,物理糟糕、数学很烂的体育老师,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不然那是什么?”左——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对他说。

    听到这句话,秦亿杰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在他对面的秦砚儒则紧紧地咬住舌头,以防忍不住笑出来,没想到这个小妮子是以这种标准来看待亿杰的,难怪亿杰一直不投她的“缘”。

    “你……你……我……我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秦亿杰有点生气,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被别人这么说,更何况是出自于他所喜欢的人口中,太伤他的自尊了。

    “喂!你这样说太伤亿杰的自尊了。他的头脑并没有那么简单,只是比较‘呆’而已。”秦砚儒替他弟弟说话。

    “二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比较‘呆’?”秦亿杰对他二哥的话很不满。

    “比较‘呆’的意思,就是反应比较差。”秦砚儒回答他。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是‘智障’?”秦亿杰恶狠狠地瞪着他。

    “那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这么说。”秦砚儒装得非常无辜的样子。

    左——被他们两兄弟的有趣对话给弄得破涕为笑,一扫刚才哭得很凄惨的样子。一会儿之后,她拿起面纸盒内的最后一张面纸,擦干了脸上的泪痕,站起身来,说:“我要回去了。”

    “你要回去了?不再坐一下吗?”秦亿杰关心地问。

    “不用了,谢谢你们的照顾,再见。”她走到门边打开门走了出去,脸上有一丝难掩的落寞。

    “不要忘了,你还有我可以选择!”秦亿杰在她的背后大叫。

    在左——回去以后,秦亿杰帮忙收拾桌上和地上的面纸,惊讶于她的“哭功”,竟然把一盒面纸都用完了,实在太厉害了!

    “二哥,——真的让大哥给甩了吗?”

    “奇怪了,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你应该去问大哥才对啊!”秦砚儒一边回答,一边把面纸盒拿到厨房里面。

    秦亿杰看着秦砚儒的背影,心想,他这只老狐狸一定知道的。

www.kmingzhu.com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gwLtrans.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