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色导航地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wLtrans.com
     色导航地址 (第1/3页)
    

    「-们在吵什么?」许可尚走近,见她们二个吵的不可开支,忍不住出声斥I贝。

    许可尚?武皇焰认得他,他们的公司有生意往来,他也和他吃过几次饭,但许可尚不是他欣赏的人物。

    许小美一见到他来,立刻对他哭诉,「爸,那贱女人打我,你看,她还打我两巴掌,我脸都肿了,痛死了。」

    许可尚心疼的看着许小美的脸,正要责骂非似情时,却被她含恨的眼光骇住。

    「你信不信你敢开口骂我一句,不只许小美的脸上有两巴掌,我连你脸上也补上两巴掌?」许可尚嘴巴才刚开启,半个字都还来不及说出口,非似情就抢先一步恐吓他。

    「---」

    「许先生,家庭教育对一个人的成长很重要,如果你没能力教好你女儿,那麻烦你至少也管好她,别放她出来丢人现眼,这样可是会损害你『高贵』的身分。」非似情当然不会只说了几句话就罢休,一堆含讽带刺的言语,她毫不留情的就砸向许可尚。

    她再也不是小时候没能力、只会任人欺侮的非似情了,现在他们想打垮她?门都没有!

    许可尚又还来不及说话,许小美就先骂回去了:「是啊!看得出来-妈一定没把-教好,所以才会言行举止粗鲁、低俗到极点,简直跟畜牲差不多。」

    「我母亲无法教我,是因为她要忙着工作赚钱养我,而-的父母一天到晚闲在家里,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像废人一样,这样还无法把-教好,-还有脸得意?」非似情轻轻松松就把许小美骂她的话,反攻回去。

    而且,她厉害之处,就是有法子一次把所有她想骂的人,全骂了进去,只见许可尚及许小美两人的表情倏地刷白,气到全身直颤抖。

    精彩!武皇焰在旁听得都忍不住想拍手叫好。

    「非似情,我真替-母亲感到悲哀,我想她在地下有知,一定会对-的言论感到难过。」许可尚厉声地斥责着非似情,对她骂他及许小美的行为极度不满。

    「许先生,你错了,足我母亲『天上有灵』的话,应该会对她曾经爱过的那个男人,竟如此欺负他们女儿的行为,感到万分悲哀。」什么她母亲「地下有知」,他诅咒她妈妈下地狱吗?

    可恶的男人,就算下地狱也轮不到她妈妈,他和许小美那对母女肯定会先下地狱。

    许可尚被讽刺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知道他为了追求名利,愧对非似情她们母女相当多,只是,他从没后悔过,因为有钱的生活真的很棒,走到哪都被人以欣羡的眼光注目,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完全不用考虑经济问题,这样的日子正是他想要的。

    所以,非似情母女恨他、埋怨他,他也无妨,就算许小美母女要他和她们联手欺负非似情她们,他也照做不误,只要他的优渥生活能不变,要他抛弃尊严,他也不会有半句怨言。

    至于非似情她们母女,就当她们是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注定要还他债!

    「-那张嘴那么利,叫我想疼也不知该从何疼起。」

    「是吗?」非似情努力挺起脊椎,唇角勾起淡淡的冷笑,表情冷漠,彷佛一位站在战场里,屹立不摇,不轻易被打垮的战将。

    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的心早已被伤得血迹斑斑。

    「爸,不要和她再废话那么多,告诉她我们今天的来意吧!我等着看她知道后的表情,要趁机好好取笑她一番呢!」许小美得意的嘴脸叫人看了就有气。

    武皇焰真的佩服非似情竟忍的下来,今天换作是他,他可能早叫人把他们拖出去狠狠揍一顿了。

    「-终于承认-废话连篇了?早就叫-不要讲了,-自己却硬要说了一堆废话,真是浪费我的时间。」

    「-不用嚣张,我告诉你,从下学期开始,我就是这里的讲师了。」

    「哦!就这样?」她还以为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原来就只是当她学校的一个小讲师罢了。

    「我已经去找过校长,校长将会解雇-,以后,-不用再来这教书了。」许可尚用像对待仇人的口吻宣布这件事,一点也未思及,对方也是他的女儿。

    闻言,非似情大感不可思议,「怎么可能!我是考试进来的,无过无错的,校长凭什么说解雇我就解雇我?」

    「-不晓得有钱能使鬼推磨吗?只要我答应赞助学校一大笔资金,校长就会想尽办法达成我们的要求。」

    非似情忽觉晴天霹雳,「这不可能……」她堂堂一名教授,也无犯下什么大错,为什么被解雇?

    「说,你们还用了什么关系?」她不相信校长会如此轻易就答应他们,他们一定还在背后搞了什么鬼。

    「非似情,请-用点脑子好不好,我们是有钱人,-没听过『政商名流』四个字吗?」许小美一逮到机会,就开始对非似情大肆炮轰。

    她明白了,「原来如此。」

    自古以来,商人和仿官的就有扯不完的关系,他们就是请了官员来关说及施压,无怪乎校长会同意解聘她。

    社会的黑暗,不是小时候的她会感到无力而已,就连现在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她,还是无力抵抗。

    「-啊!要怪就怪投错胎,像我,出生在有钱人家,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想怎样就能怎样,多好。」

    非似情讪笑一声,「如果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凭我的能耐,就算我不在国内教书,我到外国去,多的是名校要聘请我,你们以为以你们区区一点财力,能做多少事?」

    她有的是真材实料,就算没有钱,走到哪都不会饿死自己。至于他们?不用经大脑想也知道,一旦失去了金钱护身,他们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会饿死街头。

    「-不用说那么多大话,如果-真有能耐,-不会被我们搞垮。事实证明,-只是一只会吠的狗而已,其他什么都不会。」

    「至少我会打人。」非似情不甘示弱地回嘴。

    听见她这句话,脑子里立刻浮起方才非似情打她的那股狠劲,许小美心有余悸地抚着脸颊,下意识的再退后一步,离非似情愈远愈好。

    见状,非似情笑了,她用轻蔑的眼光扫了她一眼,彷佛在取笑许小美懦弱的行为,气得她想打她也不是,想忍气也不是,只能独自生着闷气。

    「我要去上课了,不想再听你们乱吠了。对了,别说我不念手足之情,想搞定现在的大学生,可不是-那草包脑子所想的那么轻易,-要是低估了他们……哼哼!有什么苦头吃-就晓得了。」非似情故意这么说道。

    他们以为取代她的位置,就能像她一样如鱼得水般快活?别人或许还有可能,不过以她对许小美的认识,她保证只有被欺负的份。

    不过,这也好,让她被人家欺负欺负,也算吐她一口怨气。

    「-以为我听-这么说,就会打退堂鼓,不在这当讲师?哼!我才不会中-的计,我一定会留下来,而且我相信我绝对可以做的比-更好!」许小美才不愿被看扁,口气狂妄的不得了。

    敛下美眸,唇角勾起高深莫测的弧度,非似情不见悲色,反而一脸如沐春风的离去,瞧得许氏父女满脸不解。

    只有武皇焰才听得出来,她刚才「好心提醒」许小美的那番话,真正的用意是在激许小美。

    许小美也真的中了她的激将法,硬是决定留下来当讲师,她完全不晓得,接下来在等着她的是什么样的苦头。

    因为非似情打算等下就要到处去散布,她因许小美而被解雇的消息,凭她在学生堆里如此吃的开,相信等许小美正式上任后,将有一堆学生会找她碴,让她忙到焦头烂额,悔不当初!

    「-真的不气?」

    遇到这种事,非似情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坚强,还打了一场很漂亮的仗,许可尚父女真的不是她的对手。

    只是……他实在太担心她的情况,所以一直跟在她身边陪着她,见她还能像没发生这件事般,和人谈笑风生,他不禁替她感到难过起来。

    她真的无动于衷吗?他并不这么认为。

    她只是在硬撑。

    「如果-想哭,可以哭出来,我不会笑。」回家的路上,武皇焰终于看不下去,开口了。

    「哭?没事我哭什么?」非似情故作不解,轻松的反问他。

    她不是不知道武皇焰今天一直跟着她的原因,老实说,他的举动为她寒冷的心,注入了一股暖流,她很感谢他这么做,只是……或许她坚强惯了,已经不容易在他人面前表现出她柔弱的一面。

    犀利的言词,充其量只能说是她的保护色罢了,不伶牙俐齿地反驳任何人的话,她怀疑她会撑不下去而瞬间崩溃。

    「看见-这样,我很难受。」

    「嗟!你很奇怪,我和你又没什么关系,你难受什么?怪人!」她轻嗤一声,完全不了解武皇焰的心态。

    「任何人看见-这样,应该都会难过。」

    「是吗?那为什么还会有人伤我伤成这样?」

    「-认为他们是人吗?」

    「的确,他们不是人……」握着方向盘的手倏地抓紧,原本还略带笑意的脸色,慢慢地沉了下来,美阵里再度溢满受伤的悲切。

    「-哭吧!我会一直陪着-的。」

    「怎么,你很想我哭吗?一直在催我哭,有何企图?」

    「我只是觉得-若哭出来,会比较舒服,我不希望看见死气沉沉的。」

    「……」

    「-知道吗?就算-在生气,或讲话粗鲁时,-的眼儿、眉儿都是上扬的,那时的-显得活力十足,充满自信,我喜欢见到那个模样的-,真的很吸引人。」

    听见他的描述,非似情心悸了下,第一次见到武皇焰时,那种心动的感觉重新浮现,害她有些不知所措。

    他怎么那么坏,在她最脆弱的这一刻,对她展现他的温柔,他不晓得这样她真的会崩溃吗?她强打起的武装会卸解一地,她会忍不住在他面前大哭特哭的……

    一旦她对他卸下心防之后,她不晓得她还能不能守住自己的心,她怕她会从此不可自拔的深深爱上他--

    万一,他对她的温柔只是偶发事件,她恐怕会难以承受这个结果。

    他不该在这时候对她这么好的,她会抵挡不了……

    「你不要以为你说一些花言巧语哄我,我就会被迷到不知今夕是何夕。」她用最后的力气强逼自己要坚强,不能卸下武装,尤其不能在武皇焰面前卸下。

    「为什么-对我敌意那么重?我害过-吗?我以为基本上,我们两人相处的还不错。」

    她没有回话。

    「说真的,不管-信也好,不信也罢,虽然我们平时经常斗嘴、吵架,但,我真的蛮喜欢-的,我甚至打算,等我醒来之后,就追求-,因为,-是唯一一个,我认定要携手一辈子的女人。」

    闻言,非似情震惊万分,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武皇焰,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开玩笑的意味,可惜她什么都找不到。

    「你……你说真的?」她一脸错愕。

    「当然,-现在心情这么差,-以为我会恶劣到,选择这时间开-玩笑、寻-开心?很抱歉,我的心地没那么坏。再说,我确定我是人。」他暗讽的话,非似情知道他在说哪些人。

    咬紧下唇,她不晓得她要如何接受他突然砸下的炸弹,现在的她,心情纷乱,一时间,她真的无法告诉他,她能不能接受他的心意,因为此时此刻占据她心头的,是被她所谓的亲人,狠狠伤害过的疼痛。

    看得出来她内心的挣扎,武皇焰很体贴的不选在这时间逼她接受他,「-可以慢慢考虑,我会耐心的等答案。」

    「……」

    「当然,-现在就要答应我的追求,我会更高兴。」

    她还是没有说话。

    「我还是那句话,想哭的话就哭吧!哭出来-真的会比较舒服,情绪压抑久了,对身体不好。」

    眨了眨逐渐泛红的眼睛,努力不让泪水涌现,她露出一抹苦笑。

    她也想好好的大哭一场,哭泣可以减少很多伤怀,可是……

    哭泣是示弱的表示。

    对于许可尚及许小美的欺负,她绝不可以示弱,她必须坚强,她不能被他们打败,如果她连这最小的坚持都做不到的话,她就真的输得很彻底了。

    武皇焰真恨现在的自己没有实体,天晓得他有多想把非似情拥入怀里,告诉她,以后凡事有他,他会把她纳于他的羽翼之下,竭尽所能的帮助她,不会让她再受人轻视,也不容许有人再欺负她,可是--现在的他不能……

    该死的,他一定要把那个害他的家伙揪出来!

    回到家后,非似情一个人躲回房里,武皇焰很想进去安慰她,可是他知道这时候他不该进去吵她,她需要有段时间独处,好好沉淀心情及整理思绪。

    所以他在外头等,他以为他会等到一个恢复原状的非似情,可惜他太低估许可尚及许小美所带给她的伤痛,她不但没恢复,他更隐约听到她房内传出细小的啜泣声。

    她终究是承受不了。

    无声息的进入非似情的房里,这是当灵魂的好处之一,任何一个空间都能来去自如,不受阻挡。

    非似情背对着房门,坐在床沿边低头哭着,她没发现武皇焰的到来,仍然沉浸在自己的悲痛之中。

    不晓得哭了多久,她才发现他的存在。

    抬起泪眼婆娑的脸庞,她无言地凝视着他,他的黑眸也深深地锁住她的眸子,两人就I这么互望了许久……许久……

    「为什么……」泪珠一串一串的滑落,非似情沙哑的开口:「为什么你没有身体……为什么没有人可以给我一个怀抱?为什么我找不到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为什么……」

    一直以来,她都是自己一个人,小时候母亲要工作,所以不能像正常家庭的母亲那般,在家陪她。

    长大后,她努力要让母亲过好日子,她很用功读书,拿奖学金,不肯再造成她母亲的负担;为了早日取得博士学位,她不得不暂时离开母亲,到外国去求学……结果她和她母亲各自牺牲了与彼此相处的时间,换来的却是更大的悲恸而已。

    她母亲走了,她再也没人可以依靠,在这世上,她真的变成了一个人,心灵再也无所寄托,她努力的目标一夕间化成空,她不晓得她还要为什么而努力,为什么而往上拚,因此,她过了一段浑浑噩噩的日子。

    她也不晓得后来她是怎么想开的,她开始为自己而活,只是,或许是因为她只剩自己一人,所以无所顾忌,她讲话变得很率性,爱怎样就怎样,她开始努力让自己活的快乐……

    从那时候起,到现在,她一直以为她过的很快乐,有份不错的工作,也有不错的朋友,她的生活既惬意又悠闲,她真的认为她很快乐,没想到……这全是她自欺欺人的想法。

    她一点也不快乐,因为她没人可以依靠。

    她不想逞强,她更不想一个人故作坚强,她只想有双强而有力的臂膀,能把她拥人怀里,告诉她,他会保护她,以后一切有他……

    哪怕是要她只做个小女人,她也甘之如饴,只要有人肯花时间陪她、肯用心疼她、爱她……她只求如此……

    武皇焰心疼地瞅紧了她伤心欲绝的娇颜,郑重地许下他的承诺,「我会好的,等我好了之后,我的肩膀让-靠,我的怀抱永远只留给。」

    她苦笑着摇摇头,「别轻易就许下不晓得做不做得到的诺言,你该知道,给人满满的希望后,再把这个希望的泡泡戳破,这是件多么残忍的事。」

    「我没把握的事,我从不轻易说出口,一旦我真的许下承诺,就算要付出我的一切,我也一定会做到。」

    泪还是不停歇的流着,她很想相信他,真的很想……

    可是,她不晓得她该不该相信他,能不能相信他……

    心好痛好痛……

    她的眼睛也好痛,头也好痛……

    她知道她不该再哭了,再哭下去,对她并没好处,但,她的眼泪彷佛有自己意识似的,会自己流出来,就连她沉浸在自我的痛苦思绪中时,它还是流个不停,她根本控制不了。

    她终究敌不过许可尚父女的欺侮,她终究还是学不会彻底对他们无动于衷……

    她真糟糕……

    「似情……」他的手轻轻移到非似情的脸颊旁,没有真的碰到她,因为他知道他现在根本碰不到她,「相信我好吗?我会疼-、爱-的。」

    晶莹的泪珠一串又一串地穿过他的手,滴落。

    她无语的瞅紧了他,心好疼好疼。

    「瞧见没,我的手在这,我的人也在这,虽然我们触碰不到彼此,可是,我们只是身体上碰不到对方而已,我们的心是在一起的,对不对?」

    「……」

    「我知道-真的很难过,我会在这陪-,现在的我虽然无法给-温暖,无法给-一个拥抱,可是我可以陪-,-懂吗?-不再是自己一个人,-有我。」

    闻言,她的泪落得更凶了。

    这一刻,她完全感受到武皇焰对她的真心,她也终于尝到,有人陪伴的滋味,是如此美好。

    似乎凡事她都有了依靠,她可以对着他尽情的哭,因为她知道他不会笑她,他还会安慰她。

    他是站在她这边的,他是挺她,为她说话的……这个认知让她的心怀都暖了起来。

    她也终于可以大声的说,她可以「为了谁」而如何如何。

    她可以为了武皇焰,重新振作起来。

    为了谁如何,或许在有些人眼里,只是一种负担,但,这种负担亦表示出她的存在性。

    有人希望她好起来,有人把心放在她身上,所以她不能辜负人家,她会用最快的速度好起来……

小 说-天 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gwLtrans.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