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久久这里只有精品视频5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wLtrans.com
     久久这里只有精品视频5 (第1/3页)
    

  来到酒吧街,余小渔随便选了一家酒吧,一头扎了进去。

  酒吧里,不时有三三两两的男女嬉闹着从余小渔面前经过,快乐的样子让她羡慕。

  酒吧里人还不少,这边一群老外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那边一帮男孩正在掷骰子喝酒,其中一男子站着大声张罗着喝酒。还有几对看起来像恋人的男女进行着亲密的动作……

  余小渔来回看着:这几个老外就算了,尽管帅也只能意淫一下,谁让自己外语没学好呢,书到用时方恨少啊。这几个嘛,也算了吧,一看就是公司小白领,跟我一个等级的,看他们喝酒的样子就知道是来发泄的,白天肯定没少让老板骂,那个叫得最响的一定是被骂得最惨的。怎么都是成双成对的,谈恋爱来这鬼地方?又吵又闹的,对了,叶子说过,夜店里卿卿我我的,百分之八十是偷情的,哼!

  咦?这个!一个带着大大的黑框眼镜,独自喝酒并在纸上写写画画的男人进入了余小渔的视线。

  这个不错,看上去挺斯文的,好像小了点,管他呢,天亮之后谁认识谁啊,好,就是他了!余小渔想着,鼓起勇气走了过去。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余小渔捏着嗓子试探性地问。

  “随便。”眼镜男头也没抬。

  “在画画?是画家?”余小渔挨着眼镜男坐下,搭讪。

  眼镜男还是没抬头:“广告。”

  “你一个人?”余小渔非常紧张,她谨小慎微地问着。

  眼镜男终于停下了画笔,抬起头:“想倒垃圾?”

  余小渔有些不解地看着眼镜男,眼镜男笑了笑:“到这儿的单身女人都是来诉苦的。”

  被人看穿了心思,余小渔觉得更加不好意思了,她扭捏着。

  眼镜男继续笑着:“好吧,我正好有空,可以听听你的人间疾苦。”说着,将外衣脱去,露出让余小渔都羡慕的身材。

  余小渔惊呆了:“啊!你是女的?”

  眼镜男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我说过我是男的吗?”

  佟童的男朋友叫高大松,是个地地道道的富家公子,家里开的公司都快上市了,而且还有接管家族企业的可能。但有钱人的家庭规矩就多,虽然余小渔羡慕她这位表姐羡慕得要死,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佟童跟高大松这马拉松式的爱情也已经有七八个年头了,所有人都以为她就是高家的大少奶奶,但迄今为止他们连结婚证都没领上。这一切都源于高大松的妈妈。高母是个强势的女人,精明能干,是高家整个企业的核心骨,但生意做多了,感情难免就淡了,这老太太干什么事情都用生意场上的那一套,从来不做亏本买卖。她也不是不同意佟童过门,但佟童想进高家的门必须得先怀孕。用高老太太的话说就是,我们高家不想娶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

  要说这女人结婚,生孩子,是很自然的事情,但这么些年来,佟童和高大松试了很多次,就是没怀上。但没有人知道,毛病根本不是出在佟童这,高大松才是问题的关键。

  现在的佟童,在高家是没有正式名分的,只能以高大松女朋友的身份出现。高大松有个弟弟高细松,人家的女朋友美娟早早就怀上了孩子,于是也早都过了门。这么一来,出于某种原因,美娟这个正牌的高家儿媳就老是找佟童的不痛快。

  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让佟童非常难受,她甚至想要离开高大松,但高大松确实是爱她的,她曾经闹过一次分手,高大松立刻就吃了半瓶子安眠药,以死明志,幸亏抢救及时,才没闹出人命。

  佟童知道自己将一辈子和高大松爱恨情仇地纠缠下去,一个男人,一个如此地位身家的男人,却没有繁育后代的能力,这无疑是一种致命的屈辱。高大松背负着这么一个屈辱的秘密,并将秘密交付给他唯一依赖的女人,从这一刻起,他们就形成了攻守一致的粘合体。结婚证似乎不那么重要了,那不过是锦上添花的奢侈品,她和高大松往下的路会很难,难在哪里她也不知道,但直觉告诉她,他们的感情考验才刚刚开始。

  眼镜男让余小渔吃惊不小,她赶紧找了个借口离开,叫了一杯酒,蜷缩在角落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看什么呢?”余小渔正发呆呢,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余小渔回过神,是一个年轻帅哥,她笑了笑:“看风景。”

  聊天就是这样开始的,那帅哥非常会说话,逗得余小渔哈哈大笑。情到深处,那帅哥借着酒吧昏暗的灯光伏在余小渔耳边有些暧昧地说:“走吧,我们回家去。”

  余小渔犹豫了一下,狠狠地点了点头。

  帅哥揽着余小渔,从酒吧出来,两人都喝得有点微醉,摇摇晃晃地拦下一辆出租车。余小渔刚要上车,那帅哥一把拉住了她:“等等,有些事先讲定比较好。回谁的家?”

  余小渔反正已经豁出去了:“随便。”

  帅哥摇了摇头:“不能随便,价钱不一样。回我家要加收30%客房费。”

  余小渔的酒顿时醒了,她急忙跳开:“你……你是……我靠,真他妈的恶心!”

  一回头,发现的哥正在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余小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扭头就跑。

  刚跑出街口,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正好经过,余小渔一下没刹住,顿时连车带人全部翻倒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余小渔赶紧爬起来去扶那个人。

  那人好像摔得不轻,好半天才哼哼唧唧地爬起来,对着余小渔就开骂:“神经病啊你,大半夜的赶着投胎啊!”

  余小渔看着这个人,有些愣了,这个人好像在哪见过呢。

  那人扶起摩托车,检查了一下,见余小渔直勾勾地看着他也不说话,抬起手在余小渔眼前晃了晃:“喂喂!真是神经病啊?”

  这时候余小渔终于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一把抓住他的手,使了一个小擒拿手将他掀翻在地:“骗子!看你往哪跑?还有那个骗子女朋友呢?居然敢骗到本姑娘头上了。”

  那人疼得哇哇大叫:“放手,神经病,说什么呢?”

  “少装蒜,你烧成灰我都认识,”余小渔手上的劲儿又加了几分:“照片上还人五人六地假冒‘富二代’,你以为你们是汪小菲和大S呢?”

  “你放开我,”那人疼得龇牙咧嘴的:“膀子要断了,哎呀……你疯了,说什么呢?什么乱七八糟的。”

  “放了你?”余小渔居高临下地说着:“不打你真不知道本姑娘文武双全。告诉你,限你们三天之内把两万块钱连本带利还过来,不然我就报警,不信试试,别说大姐没给失足青年改过自新的机会。”

  她说着,一边腾出一只手,从男人口袋里掏出钱包,翻出了里面的身份证:“郑天乐?看看这名就知道是个不务正业的家伙,整天乐,乐不死你,你们这些混酒吧的败类,就是二氧化碳一样的废物。”

  说着,掏出一张名片丢在地上:“听着,三天内给我电话,不然我们警察局见。”

  郑天乐觉得自己的胳膊快要被扭断了,但嘴上还是不饶人:“凭什么拿我东西?还给我……哎呀……靠!死三八……”

  余小渔看了看他,松开手,转身离开。

  罗美琪在机场的出境登机口处焦急地等待着,她已经计划着要陪固强去香港。于是她一大早就来到机场,打算给固强一个惊喜。固强来了,但他旁边还跟着柳静。罗美琪赶紧躲在柱子后面,看着固强和柳静一起进入登机大厅。这时候,她觉得自己非常委屈。明明是正牌女友,却沦落到如此田地,搞得跟小三似的。离婚三年,可固强对前妻还是有求必应、随叫随到,甚至倾注的精力远远多过罗美琪。但罗美琪是聪明的,她懂得任何一段感情都是要花心思去经营的,她更懂什么叫欲擒故纵、温柔感化,相处的这一年里,她尽力扮演了一个大度且懂事的女人,她知道对于四十岁的男人这招是最管用的,现在虽然收效甚微,但她坚信总有一天能将他前妻彻底地从固强心里赶走。

  安叶这几天看见罗美琪就火大,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不光抢了自己好姐妹的男人,就在刚才,眼看自己马上就跟一位买楼的顾客签合同了,可转眼间就被罗美琪抢了去,而黎海波居然还向着罗美琪说话,这一对狗男女,奸夫淫妇,安叶一个人在卫生间里把能想到的恶毒语言都用上了。正骂得过瘾呢,罗美琪走了进来。安叶的火顿时就上来了:“贱货。”

  罗美琪看着安叶:“你骂谁?”

  “骂别人对得起你吗?”安叶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安叶,我警告你,我已经很忍让你了,别给脸不要脸,得寸进尺。”罗美琪绕过安叶,开始洗手。

  “呸!”安叶不依不饶地跟在后面:“是谁给脸不要脸?别以为你和黎海波那点烂事我不知道。哦,我突然反应过来了,你不会为了抢一单子上了黎主管的床吧?区区几千元的提成,也太贱了吧。”

  话没说完,罗美琪“啪”的一记耳光就扇了过来。安叶不甘示弱,“哇啦哇啦”叫着就扑了过去,两人顿时扭作一团。

  余小渔赶到的时候,安叶和罗美琪已经被先到的同事分开了。安叶被几个同事拉着,脚在空中乱踢,脸上,脖子上全是血痕,一看就是吃了大亏:“罗美琪,你假装清高,暗地什么货色你自己知道,偷人又偷单,你明知道小渔在和黎海波谈恋爱,你却暗中勾引他,把两人拆散,你怎么就看不得人家半点好呢?什么阴暗心理?”

  罗美琪甩开拉住她的人:“放开我,我不打她,我不会跟疯狗一般见识。”

  余小渔见状,不由分说,照着罗美琪就是一拳,罗美琪“哎呀”一声栽倒在地,一头撞在马桶上。

  罗美琪被送去医院了,而余小渔和安叶却被经理训了一个多小时。余小渔挨训也就算了,可是安叶也受了伤,却也被留下来挨训,这明摆着就是偏向罗美琪,她俩气鼓鼓地跟经理分辩着。但经理根本就不理会她俩的抗议:“你俩还别跟我大呼小叫的。现在政府宏观调控房地产,谁家的房子都不好卖,可老板管这事吗?不管,每回去总公司开会,都要被拎出来挨顿臭骂,我向谁说理去。上面压我,我只能压下面,谁能给我完成任务,谁是销售能手,我就哄着谁,我就偏向谁。”

  一番话把余小渔和安叶说了个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经理看着她俩,接着又说:“我为什么没有处分你们?我心里很清楚,安叶你和罗美琪打架的原因不就是为了那套房子吗?是,我承认是我给罗美琪开的绿灯,是我破坏了规定,说白了,我宁可得罪你,也不能打击罗美琪的积极性。人都是屁股决定大脑的,在什么位子上考虑什么问题,等你们当上经理就能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做了。”

  从经理办公室出来,余小渔和安叶明白了一件事,她们现在都是些小牙虫,级别不够,吃亏受冤也只能忍着。

  见她俩出来,一群业务员都围过来表示安慰。经过这一闹,余小渔、黎海波、罗美琪之间这点破事算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人本来就有同情弱者的心理,再加上罗美琪平时就不怎么平易近人,几乎每个人都有被她抢单子的经历。于是现在这些业务员隐隐约约透出了抱成团孤立罗美琪的意思。

  这时,罗美琪从大门口进来,换了个新鲜的发型,神采奕奕的。经理刚好出来,赶紧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哎呀,你总算回来了,我还准备去医院找你呢。怎么样?检查都没有问题吧?”

  “检查什么?”罗美琪反问:“我又不是豆腐捏的。我去做了个发型,用刘海把受伤的地方挡一挡,你看,完全看不出来了。”

  经理上下左右仔细看着:“看不出来,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好看,比以前还要好看。”

  罗美琪笑了笑:“只要不影响公司形象就行。”然后掏出一支药膏,向安叶走过去:“这种药膏是进口的,消炎很管用。”

  罗美琪坐在落地窗边,望着窗外绚烂的夜景,她此刻也有了些悔意,一次不经意的出轨却搞出了一场运动,她始料未及。虽然貌似胜出,但她心里很清楚,她失去了人气。她把这一笔笔账都记在了余小渔的身上,如果余小渔没有将那一夜的事情告诉安叶,被安叶借去耍了大刀,一切的一切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前思后想,罗美琪决定向余小渔开刀,既然“三角恋”被别人津津乐道,藏也藏不了,不如干脆把它变成打击余小渔的致命武器,女人最了解女人,知道女人最在乎什么。

  就在白天,当罗美琪和余小渔正在一起做报表的时候,两人的手机同时收到了一条短信。罗美琪收到的短信内容是:晚八点,MEETING酒吧见,要事相商,务必一定到,黎海波。

  而余小渔看完短信,又抬头看了一眼罗美琪,起身走了。

  从余小渔恍惚的眼神里,罗美琪已经判断出她收到了同样的信息。罗美琪何等的聪明,她很明白黎海波约她俩同时见面的用意,无非是想告诉她自己很抢手,增加谈判砝码。对于罗美琪来说正中下怀,她本来就要借秋桐除掉尤二姐,结果秋桐自己找上门了。

  余小渔没想到黎海波会约她,她根本搞不懂黎海波要干些什么。来到酒吧的时候,黎海波早已经等着了。

  两人坐下,余小渔试探性地问:“你……真的和她好了?”

  黎海波喝了一口酒:“对不起小渔,我必须承认,那天晚上我的确不能自拔地爱上她。”

  余小渔有些受伤:“就一个晚上?”

  “感情被激发是瞬间的事。”黎海波无奈地笑着。

  正说着,罗美琪到了,余小渔有些诧异,这是她没想到的情节:“你……罗美琪?”

  “不用奇怪,是我让海波约你的。”罗美琪笑着坐下。

  黎海波愣了愣,立刻又点了点头。

  余小渔狠狠地瞪了黎海波一眼,转过头对罗美琪说:“其实我和黎海波从头到尾就是哥们关系。谈婚论嫁的男性朋友我有,是家境相貌工作都不错的三好青年,不过不想这么早把自己给泼出去,我的青春还没浪费够呢。”

  罗美琪笑了笑,有些怪异:“那就叫他一起来聚聚,让我们也开开眼界。”

  余小渔有些慌乱,明显底气不足:“我的生活干吗要和你们搅在一起?”

  罗美琪还是怪笑地看着她,黎海波更是缺德,直接从桌子上拿起余小渔的手机,塞到她手里:“打吧,让他过来玩玩。”

  余小渔接过电话,有点发蒙,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吓得她差点把电话扔了,赶紧接起:“喂。”

  电话里传来了郑天乐的声音:“神经病,把我的身份证还给我……”

  余小渔先是一愣,但瞬间灿烂如花地笑着:“你在哪里啊?什么……听不见……喂……等等,我到安静的地方去……”边说边向酒吧外走去。

  一出酒吧,余小渔立刻换了一副表情,冲着电话大叫:“你个二氧化碳,找抽啊,现在才给我打电话了,什么时候还钱?”

  “还你个头,你再不把身份证给我,我就报警了。”郑天乐也在电话里大叫着。

  “我靠,这年头骗子都这么底气十足,好啊,我现在在MEETING酒吧,给你十五分钟,我等你带警察抓我,你要敢晚来一分钟,我打爆你的头。”说完,狠狠地挂上电话。

  没一会,郑天乐风风火火地到了,还是骑着他那辆摩托车,一下车就冲着余小渔喊:“拿来,身份证。”

  余小渔左右看了看:“警察呢?”

  “哥们没空跟你臭贫,赶紧的。”郑天乐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

  余小渔靠近郑天乐,小声说:“做个交易,怎么样?”

  郑天乐吓了一大跳,赶紧退开一步:“离我远点,没这爱好。”

  “滚,你也配。”余小渔怒了:“直说了吧,你们骗了我两万块钱,只要你帮我救个场,进去冒充一下我男朋友,还一万八就行。”

  郑天乐歪着头看着余小渔:“你有精神病史吧?”

  余小渔咬了咬牙:“好,我再让三千,别得寸进尺啊。”

  郑天乐有些哭笑不得:“听着,第一,哥们根本不认识你,更没有骗钱一说。第二,哥们没有义务当你的男朋友,要找男人马路上多的是。第三,立刻马上把身份证还给我,不然别怪我欺负女人。”

  “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东西,”余小渔撸着袖子走过去:“怎么着,你以为你能打得过我?”

  郑天乐有些恐慌,又退了几步:“我从不打女人,我要……报警。”

  “好啊,报呀,骗子还有理了。”余小渔拿出电话,拨出了110。

  “哎呀?好你个女疯子。”郑天乐也不甘示弱地按下了110。

  派出所里今儿个注定热闹,余小渔和郑天乐一个指责对方骗了她两万块钱,另一个说对方是女疯子,抢了他的身份证,两人吵得不可开交,一时间,派出所里全是他俩的声音。

  但民警叔叔是公正的,人家查了查档案,证明郑天乐是未婚状态,而且也不是什么富二代,更不是家族继承人。反倒是余小渔强行私扣他人身份证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郑天乐这个乐呀,还非要起诉余小渔,还是民警叔叔出面,才算是平息了这次风波。

  小渔气呼呼地冲出派出所,郑天乐后面追了出来。

  “离我远点,人渣。”余小渔大喊。

  郑天乐举着一部电话:“谁的电话?不要我扔了。”

  余小渔一把夺过,转身就走。

  “哎,哎?”郑天乐后面大叫着:“刚才电话一直响,我接了,是一个女人,”郑天乐捏着嗓子学女人:“余小渔,你和男朋友私奔了?接人接了一小时,做事能靠点谱吗?”

  余小渔转过头紧张地看着他:“你……你怎么说的?”

  “我直接挂了。这么紧张?情敌啊?”郑天乐纳闷地问。

  余小渔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但马上又改了口:“才不是……”

  “女人只有一种敌人,”郑天乐一副哲人的口吻:“就是情敌。如果你肯求我,也许我会考虑一下扮演你男朋友,出场费一小时一千,友情价。”

  说完,拉着余小渔就走,小渔大叫着甩开他:“滚,你再敢碰我一下试试。”

  郑天乐也不甘示弱:“你敢动我一下,我就民事附带刑事告死你。”

  余小渔愤怒地看着郑天乐,忽然感到自己有说不出的委屈,眼泪“吧嗒吧嗒”地就下来了。

  郑天乐有些慌张,连忙凑过来:“哎,你怎么了?”

  余小渔抹了一下眼泪,转头就跑。郑天乐彻底被搞蒙了,莫名其妙地望着这个女孩的背影。

  余小渔回到酒吧,这里已经乱套了,黎海波和几个小流氓正打得不可开交。确切地说,是黎海波被几个小流氓按在地上打得不可开交。罗美琪在旁边一副焦急的模样,但又帮不上忙。其他人都在那看热闹,根本就不敢管。

  “怎么回事儿?”余小渔拉着罗美琪问。

  “这几个人非要让我和他们的大哥喝一杯,我不干,然后……”没等罗美琪说完,余小渔就冲上去了,此刻的她已经化身为余女侠,专为路见不平而来。

  只见余小渔冲过去对着其中一个小流氓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其他流氓见来了武林高手,纷纷向余小渔靠拢过来。黎海波趁着这个空当爬起,正准备再次加入战斗,不想被旁边的罗美琪拉住,两人跑出了酒吧。

  余小渔从小就被渔父训练跆拳道,多少还是有点拳脚功夫,但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对方人又多,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打斗中还被其中一个小流氓用破酒瓶划破了手。

  眼看余小渔就要吃亏,旁边冲出来一个人,拉着她就跑。那人拉着她出了酒吧,一直跑了老远才停下来。余小渔一看,原来是郑天乐,立刻甩开他:“你跟着我?”

  “我以为你要说谢谢呢?真没礼貌。”郑天乐跑得气喘吁吁的。

  余小渔白了郑天乐一眼,转身就走,郑天乐在后面跟着:“你那两个朋友也太不够意思了。”

  “要你管。别再跟着我,烦着呢。”余小渔大喊。

  两人正纠缠呢,迎面遇上了黎海波和罗美琪。余小渔连忙将受伤的手藏在身后。

  所有人都没说话,愣愣地对视着,倒是郑天乐先开口了:“你们这两人真有意思,自顾逃命,把一女孩子留在那么危险的地方。”

  黎海波被说得有点亏心:“这个……她拳脚厉害得很,不会吃亏的。”

  罗美琪看着郑天乐:“你谁啊?”

  郑天乐看了看余小渔,突然将她揽住:“我是她男朋友,我叫郑天乐。”

  余小渔有些不好意思,想挣扎,却被揽得死死的。

  郑天乐看着黎海波:“做男人不是这么做的,太狭隘了。”然后拉起有些蒙了的余小渔走了。

  看着郑天乐和余小渔的背影,黎海波有些脸红,愣了一会,回过头说:“美琪,累吗?我送你回家。”

  此刻的罗美琪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冷淡和犀利:“黎海波,今晚我纯属配合你演戏,帮你甩掉纠缠不清的余小渔。”

  “你?”黎海波瞬间愣了:“你帮我甩掉小渔?还是借我来报复她?”

  罗美琪笑着:“我这叫双赢。”刚准备走,顿了顿又说:“别靠我太近,你驾驭不了我。”

  黎海波完全呆了,他越来越搞不懂这个女人,也越来越感觉到了这个女人的可怕。忽然,他对着罗美琪的背影大喊:“我一定要感化了你!”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gwLtrans.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