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环球博言翻译公司

欢迎使用访问北京环球博言翻译公司,有问题或意见请联系我们,谢谢您的参与使用。

« 中国职场职业和北京翻译公司联系宗教互通北京翻译公司, 翻译的作用 »

北京翻译公司创新之议

北京翻译公司作为一个近几年被提及次数极为频繁的热度关键字,可以说在整个中国范围内都掀起了一股巨大的风潮——从科技创新,到企业制度创新,到公众人物个人形象创新……等等,各行各业中创新之说都极为的火爆。但创新一词又绝不仅仅是近几年,甚至近几十年来才存在的,事实上,纵观中国的历史,笔者私以为创新一词和改革二字是有着相当程度的关联的——这两者都是以让目标接受一种新的东西为目的而产生的行为。当然,笔者今天不和大家聊这些极为高端的东西(老实说,笔者也不太聊得来),只谈一谈如今极为接地气的大学生创业中的创新、某些奇葩企业的奇葩企业文化培养制度创新举措,以及笔者身处的翻译行业中的创新之谈。

北京翻译公司先说大学生创业这一如今愈发频繁的现象。说实话,现在的大学新生代中的牛人,大学期间不谈谈创业,不试试创业什么的,还真有点寒碜。别的不说,就说笔者一位好友的表妹,这位姑娘家中老爸算是极为有能耐的人了,人大法学系出身,身边朋友个个都是律师界小有名气的牛人,杰出校友更是个顶个的牛气冲天。所以,毫无意外,姑娘家庭条件是极其的不错的。再来看看人家大学时都担当过那些身份——活跃的校园主持人,社团联合会外联部副部长,班上团支书,以及联合她已然出国深造的朋友们跨好几国搞起了一个大学生联合代购团队……等等,一系列的事迹可谓是数不胜数,临毕业了,在她的一堆小伙伴还在为未来而或迷惘、或努力之时,人家已经靠着闲暇时光轻松搞定了雅思和GRE,轻松拿到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offer。回头再看看笔者,乏善可陈的大学经历,一比较感觉就像混日子混了整整四年似的。

而这位姑娘,还仅仅是笔者肉眼能见到的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大学生课业之余创业的例子,且算不得多么成功,只能说赚了人家人生的第一桶金而已。再往网上一留意,你会发现,这世道什么都不缺,唯独不缺牛人——有为数不少的大学生靠着寥寥无几的几个钱就赚了本金的数百、数千倍,把自己的大学学费、生活费全解决了不说,一系列的旅游费用、家中长辈的红包也都给赚了起来。

是的,北京翻译公司现在谁都不能说大学生就没用了,因为有为数不少的大学牛人用自己亮眼的创业经历做出了证明。但是,在这一派火热的大学生创业浪潮之下,作为一名传奇式人物的俞敏洪却告诉我们,琳琅满目的大学生创业项目之中,有将近95%的项目是没有创新的,而这,是正常现象。

创业不等于创新,这一点也许大家都会有所体悟,但必定不会那么的深,但从俞大牛人的一句话中却可见一斑。大家都在鼓励创新,在期冀创新,但为什么效果却不是那么的明显呢?对于这一点笔者也不是那么的了解,但想开了也不过是那么几个原因,要么是不够成熟,创新的项目过于天马行空,缺乏或很难让人看到市场发展潜力;要么是创新项目脉络建立还不够完善,让人(甚至连创新者本人在内)都没有一个切实的未来可预期;要么就是因为敢想,不敢试;要么就是创业者本人沿袭了中国的传统——求稳,没那个冲劲去创新,亦可能根本就把没那个能力创新,只能像那个经典的中国人和犹太人共同在一个洗车店还是卖车店旁开新店的故事一样,沿袭已有的可能在中国不是那么的广为人知,但在国外却已有相当成熟的产业链的项目去创业——甚至有不少投资人极其的乐意投资这样的项目,愿意为这样拥有想象却又足够现实的创业新人买单。

细细想来,这种现象的出现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一个创新项目,也许会有大前途,但终究不是那么的令人肯定——世界上,拥有超前的长远眼光的人总是少数不是吗?大多数普通人所能看到的还是可以预期的、有迹可循的未来。而那些不那么创新的,遵循着依然获得了不小的成功(或局部成功)的项目,可能走不了那么远,不具有成为某某行业龙头的潜力,但胜在承担的风险小,已经有了前人的经验,可以走的比较稳。两者各有各的好,而这,放在各行各业都是通行的。

就如前段时间闹得极火的某某企业要求企业实习生刷干净马桶后再喝掉马桶水一事吧,老实说,笔者也不知道这种将原产自日本首相的行为移植到中国企业文化培训方式中是否算的上是一种创新,在这里,笔者就姑且将之视为是吧!说实话,这一事件在网上引起的疯狂吐槽已经很能说明这种创新行为所造成的影响到底是好还是坏了。回头看看,企业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显然,其达到的效果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说是全然的失败了。为什么?因为这种创新是不符合社会上的主流价值观的,是背离了大众的。

同理,放在翻译中亦然。翻译中的创新,被不少人戏称为二次创作,多用于文学类体裁作品的翻译过程中。这些文学体裁作品的翻译中的创新,事实上初衷是极为的好的——为消弭中西方文化的差异。但事实上,不少“创新”过度的外国文学类作品在中国的行情都不是那么的好,当网络普及开来之后更是一经推出就会被作品的粉丝们批的体无完肤。因此,显而易见的,这类作品的翻译是需要创新的,因为不创新就会出现认知、理解上的错误,但毫无疑问,这种创新必须得是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的,是小范围的局部创新,否则,那就不叫翻译,叫抄袭了。

除此之外,由笔者在翻译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经验来看,翻译行业中翻译公司这一最终目的中总离不开盈利这一目标的存在,事实上接手文学类作品翻译委托的可能性是极为的小的——要么这一翻译公司纯粹是为了赚钱,完全不管翻译出来质量会如何,是否会对委托客户造成不好的影响,这种情况一般在那些小型的年青翻译公司中比较常见;要么该翻译公司有合作的可靠的文学类作品的翻译存在,当然,这类型的翻译绝不是全职的,只可能是挂职在这翻译公司的,因为一般而言文学类作品的翻译是极为的耗费精力和时间的,且稿费还不一定比商务类翻译高不说,还相较于规范性极为标准化的商务类翻译更难获得委托人的认可,因此,大多数以建立良好口碑,求的持续性发展的大、中型老牌翻译公司,都会和翻译界类名气不小的专业文学翻译人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以求能在公司入手文学类翻译委托之时能完美的完成委托人的翻译委托——笔者目前工作的十六年老字号北京翻译公司亦是如此。

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一所翻译公司之中,肯定是比较倾向于翻译们能够按照原文进行逐词翻译的,而不提倡过度的翻译过程中的创新,因为这很容易造成反效果。当然,在某些特定情况下,翻译过程中的创新又是必不可少的,而一般这种情况资深翻译们很容易就能判别,并不存在多大的问题。

当然,以上种种都是笔者自己的一些看法,也许会有不对之处,但不过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罢了,望大家莫要过于在意。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

Copyright 北京环球博言翻译公司 Some Rights Reserved.
英语翻译日语翻译韩语翻译德语翻译法语翻译俄语翻译西语翻译葡语翻译泰语翻译意大利语翻译